千亿手机版
当前页面:首页 >新闻中心新闻中心

苹果Mac改用ARM自研处理器 又一条硬件产品线完成

  在WWDC大会上苹果官方宣布了一件大事:Mac PC系列产品线阵营说拜拜,改用基于ARM架构的自研处理器。这意味着,继iPhone、iPad、Apple Watch和AirPods之后,苹果旗下的又一条硬件产品线完成了换“芯”之旅。

  实际上,Mac在历史上曾经历过多次换芯的过程。比如,1984年Mac的处理器从MOS 8位6502处理器换成了摩托罗拉68K;1994年又从68K系列换成了PowerPC;2005年与PowerPC“离婚”,并与英特尔旗下的X86架构处理器展开了长达15年的婚姻。

  苹果自研处理器在iPhone(如Apple A13 Bionic)、iPad(如Apple A12z Bionic)、Apple Watch(如Apple S2)和AirPods(如Apple W1/H1)等领域都取得了成功,而苹果也在不断打磨自研芯片的旅途中掌握了CPU、GPU、NPU、音频、视频乃至基带层面的核心技术。当Mac也加入到苹果自研处理器的大家庭后,可以打通手机、平板、PC这些强调计算力设备之间的软硬件生态。

  苹果自研处理器在Mac取得成功的概率超过90%。原因很简单,Final Cut Pro、Logic Pro等专业软件已经为基于ARM架构自研的处理器做好了适配准备。与此同时,微软的Office,Adobe的Lightroom、Photoshop等生产力应用也都能在新一代Mac上满血输出,可以通过虚拟机运行Linux、Docker等专业工具,你甚至还能直接在Mac身上运行iOS和iPad OS上现有的APP,真正做到了移动端与PC端的一致性体验。

  按照苹果的计划,2020年底我们就能买到首款搭载自研芯片的Mac,而苹果也为新Mac准备了2年的过渡时间,在此期间开发者可以通过苹果提供的Xcode、Rosetta 2等工具以及DTK平台实现应用的跨平台迁移。

  在此期间,搭载英特尔处理器的Mac依旧会保持迭代更新,未来一段时间我们将看到ARM和X86两种生态Mac的协同发展,但这种局面具体可以维持多久,就要看苹果自研的芯片最终能否取得成功了。

  实际上,早在苹果之前,Wintel联盟都曾尝试过跨生态的征程,但最终却都以失败告终。

  2012年,英特尔发布了代号为Medfield的移动SoC处理器Atom Z2610,和我们熟悉的高通骁龙、华为海思麒麟等基于ARM架构的SoC不同,英特尔Atom Z系列移动平台采用的是与PC一脉相承的X86架构,先天性能更强一些,但在功耗、发热和兼容性方面的表现欠佳。

  面对iPad的成功,微软一直也想搞一套适用于平板电脑和二合一设备的生态环境,在2011年初便演示了运行在ARM架构上的Windows8,并于2012年改名为“Windows RT”系统,并被用于自家的Surface RT系列产品线。

  如果说英特尔Atom的失败源于底层硬件架构的兼容性,Windows RT的失败则要归结于软件生态的崩溃我们所熟悉的很多应用都无法运行在Windows RT系统上。随后,微软还推出过Windows 10 S试图扳回一城(用于骁龙笔记本),但该系统只支持UWP应用却不支持Win32程序(也就是咱们熟悉的后缀为.exe的软件)依旧是最大死穴。

  最近,微软还在打磨新一代的Windows10 X,该系统是为双屏笔记本量身定制,代表产品就是还未上市的Surface Neo,它能以沙盒方式运行Win32程序,算是解决了Windows 10 S的最大不足。

  总之,Wintel联盟已经没有早前那般稳固了,微软一直都想拉ARM架构的处理器入伙,而英特尔则想将X86架构的处理器运行在Android系统环境中。

  只是,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微软和英特尔都没能取得成功,始终没能解决软件和硬件之间生态的割裂问题。

  反观苹果,自研处理器在iPhone和iPad领域的成功,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开发者和APP生态,在很多生产力场景中(如PS、视频渲染),APP的运行体验并不比X86软硬生态差多少,而且效率往往更高。

  那么,你觉得当Mac电脑武装了ARM架构的自研处理器后能否重新定义生产力?你又是否期待此类设备的上市呢?


千亿手机版



页面版权所有 © 2016 千亿手机版 工厂/公司地址:广州市广从一路龙归路段永兴工业区

电话:020-87470526、87470285 传真:020-87470261 E-mail:yihua@yihua-gz.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