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手机版
当前页面:首页 >新闻中心新闻中心

襄渝线上的战士我不退伍

  襄渝线东起襄阳西至重庆,全长915.6公里。由3O万铁道兵和83万民兵,经过艰苦奋战而建成。铁一师担负十堰至胡家营施工任务。全长127.8公里。婉蜒于鄂西北群之中。两次穿越武当山支脉,横跨堵河,七越将军河。架桥樑114座,最高桥23座,最长桥余家湾大桥564米。千米以上隧道8座,武当山隧道5OO0米。

  今天,我们来到将军河一号大桥和一号隧道旁。全体战友怀着凝重的神情,仰望铁道兵的杰作。那深遂的洞口,那横跨两山间巍峨的大桥,抓住了我们的心。眼前的大桥是杨连弟连修筑的。我的一位同乡战友高大良,在攀登3号桥墩时,因为失控跌落将军河中,不幸牺牲。我走向3号墩,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它,手在颠抖,然后向3号桥墩深深三鞠躬。

  当我的眼睛移视将军河一号隧道口时,胸中一颤,一段往事涌上心头,想起一个真实的故事来。

  七三年初春,我到六连采集连队好人好事。准备编写节目,参加师部文艺汇演。在春寒料峭的日子,我走进汉江边一条大山沟一一大荞麦沟。沟长30里,沟溪流入汉江。沟边高山入云,山势陡峭,怪石嶙峋。六连营地建在半山坡上,担负打通大荞麦沟隧道的施工。连指导员安排我住在连部,同文书,司号员和卫生员睡在一起。我坚持住在排里。因为我虽是一名铁道兵,可一直呆在团部,对架桥,打山洞情况一概不知,我想亲眼看看施工現场,也体验一下基层生活。还能搜集到第一手写作资料。于是,我住进二排,和六班长丁小山睡在一起。

  当天夜里十二点,二排起床集合去工地接班作业,我夾在队伍中,怀着好奇,神秘又胆怯的心情走进大荞麦沟隧道。隧道长一千多干米,己凿通六百多米。坑道内刚放完炮,浓浓的粉尘象滚滚烟雾,从洞口冒出来。走进坑道,到处弥漫石粉味,且夾杂硫磺味,洞壁昏暗的灯光象鬼火,地面堆积石块碎碴,走起来三步两跘。洞内空气稀簿,尽管空气压缩机不断送风,还是感到胸闷气喘。洞顶岩壁,大大小小的危石,呲呀裂咀悬在头顶,随时都有掉下的可能,真叫处处有险情。

  进洞的第一任务是扒喳,就是把放炮炸下的大大小小石块清理干净。我们用专用工具一一竹筐,一筐筐地投进运碴车,抛入洞口边沟里。轨道车咣咣噹噹地来回运行直到拉完。才能进行下一轮打眼放炮,周而复始,隧道方可向前推进延伸。战友们要连续作业6小时才换班。中途,只有风枪手打完所有炮眼,装上炸药点火前,撒出坑道进行短暂休息。

  我平生第一次干这活,累得腰酸背疼。扒碴运碴劳动强度大,一直弯腰作业。更要命的是,那石粉,那硫磺味让人受不了。我几次差点昏过去。虽載上防尘口罩,但强烈刺鼻的异味,直住鼻孔脑袋上钻。我们的战士就是在这种暗无天日的环境下奋战,是多么艰辛!

  下班了,洞外天亮了。班长丁小山拍拍我肩膀“团里来的老兵,没干过这活吧?咋样?”我看看他,不由扑哧笑起来,只见他浑身上下都是石粉灰,只有头上坡肩下露出两只眼睛,眉毛上也是白花花的一层。他要不说话,谁也认不出他是丁小山。他意识到我笑的原因,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就是因这副模样,老婆差点和我离婚”。接着他向我讲了老婆来部队探亲时一段故事。

  六连的来队家属房,位于连部上面山上。房子很简陋。四周用芦席成墙,屋顶用油毡盖起来。得知丁小山媳妇来部队探亲,连长沈大海带着司号员小李忙着布置房间。房门口挂起一副标语,上写“欢迎陈红霞来部队探亲”。

  正在此时,山下一位女子走进连部。沈连长意识到,丁小山家属到了,喊道“小李,把军号吹起来,我打鼓欢迎客人!”陈红霞身背小背篓,内放一个孩子。在指导员的引领下来到房前。二人笑迷迷地异口同声“欢迎你来部队探亲”。六连真有意思,家属来队还举行一个小小仪式。

  陈红霞进屋环顾四周,只见一床,一桌,两凳,一个洗脸架。一盆清水。再无其他用具。她将孩子放到床上,走过去洗了脸,又用梳子理了理头发,然后拿出镜子照了照。

  就在此时,一个人闯进来,从后面抱住她,吓得她连忙转身,见面前这个人,全身灰尘,脸面不清,脏兮兮地对她动粗。她厉声呵斥“你是什么人?你要干嘛?”

  丁小山奔到脸盆边洗了脸,又脱下工作服,露出真容。小陈这才上前用拳头狠狠地砸了几拳“你当的什么兵啊,搞成这模样,象要饭化子”

  丁小山哈哈大笑“我是铁道兵呀,专门打山洞修铁路的,这不,刚从隧道里出来。”

  第二天,小两口闹起矛盾。原因是:老婆让男人年底退伍。理由有三,一,父母年老体弱常有病。自己带孩子,还要种十几亩地。担子太重,无力支撑。二,陈红霞已托人给丁小山找了工作。三,当铁道兵太辛苦了,说不定哪天把命送了。丁班长一听哪里愿意,扯着嗓子象他打风枪一般,嘟嘟嘟嚷“我不退伍,都如你说的,铁路还修不修?国家建设还搞不搞?铁道兵是辛苦,可我不怕苦!”两人你一句我一言,由小商量到大争吵,互不相让。

  陈红霞气得把孩子往床上一摞说道“你不想退伍,孩子你带吧!”扭头跑出家属房。孩子在床上哇哇大哭。丁小山傻眼了,想去追老婆,又怕孩子哭出毛病来。只好站在门口朝外面大喊“红霞你回来,孩子哭得厉害。”她不理他,径直朝山下急急走去。

  这一幕被站在连部门口的沈连长看见,忙走上家属房,问明缘由。连长见孩子哇哇大哭,上前抱起轻轻拍打,一边哄一边说“宝宝饿了,要吃奶了。”丁小山懊丧地说“我有啥办法”

  连长笑嘻嘻地说“你没有办法我有办法。看看背篓里有没有奶粉?”果然丁小山找到一包奶粉,还有奶瓶。沈连长此时象一个细心的妈妈给宝宝喂奶。孩子不哭了。

  陈红霞发出最后通牒:“丁小山!你不退伍我们就离婚,你当你的铁道兵,我做我的农民。”

  丁小山沉痛地叙说起来:去年一次施工时,我正抱着风枪,在撑子面打炮眼,由于风枪钻石震动大,头顶一块石头松动,眼看要掉下,丁班长浑然不知。这时连长进洞巡视,恰巧发现这一险情。他迅速大喊“丁小山块躲开!”一手推他,一手顶住石头,但由于石头过大而重,只听一声响,沈连长被石头压倒在地,鲜血染红了地上的石块。从此失去了右臂。丁班长低头说不下去了。

  丁小山接着说“我这条命是连长救的,于公于私我都不能退伍回家。连长伤好后,组织上照顾他转业,并在家乡安排了一个很不错的工作。但连长拒绝了,他说“

  等襄渝线修好自动回家。我还要带领全连二百多号战士,继续打通大荞麦沟隧道,早日建成襄渝线,为铁道兵争光!”

  沈连长抱孩子笑呵呵走进屋。幽默地说“二位的战争结束了吗?谁打赢了?要不要我帮忙?”

  陈红霞突然扑通跪在连长面前,声音哽咽地说“你是我们家丁小山的救命恩人,我们全家一辈子都记住你的大恩大德。”

  丁小山对着妻子“还不快把孩子接过来。”陈红霞这才猛醒,连长正用一只胳膊抱孩子呢.她破涕为笑地接过宝宝……

  襄渝线啊,一条穿越”蜀道难”的西南大动脉,多少战士为你流血流汗,多少人为你披肝历胆,那一座座桥樑,一座座隧道,付出多少英雄儿女的年华和青春。今天我们来到你的身旁,你依然横卧在青山绿水间,为祖国现代化做贡献。你是我们铁道兵的骄傲。请你记住:许多战友还在思念着你,许多战友还长眠在你的身边守护着你……。

  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与封面号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如因文章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封面新闻。


千亿手机版



页面版权所有 © 2016 千亿手机版 工厂/公司地址:广州市广从一路龙归路段永兴工业区

电话:020-87470526、87470285 传真:020-87470261 E-mail:yihua@yihua-gz.com   网站地图